首先,從篇名「金鎖記」字面上的意思解讀來看,主角七巧終其一生都被金錢所鎖住,而此為金錢的鎖—即對金錢的慾望。

 

首先可以追溯至七巧嫁入姜家這樁不如意的婚姻,即使七巧百般不願意,她還是因為利益被家人嫁入姜家,從此開啟她被金錢捆鎖的一生。在姜家受到的百般冷眼,種種冷嘲熱諷,漸漸扭曲了七巧,在老太太過世後的分家產大會上,她不惜跟九老太爺太吵大鬧,在眾人前丟人現眼,只為了爭取更多的遺產。然而,在這之前因沒有錢而被眾人瞧不起的她,在分得家產後,反而變得對金錢更為執著。她自卑的心態並沒有在有錢後獲得補償,甚至漸漸轉為對財產的不放心,對所有接近她家人的人都滿懷敵意,從出自善意陪長安長白一塊玩的曹春熹,到來向長安提親的人家,七巧總是懷疑是為了貪她的錢,而將他人拒之千里之外。

 

而除了「金錢的鎖 」之外,七巧的一生還被其他許許多多的鎖捆住。

 

「婚姻的鎖」註定了她的一生,在本篇中可以發現,舊時代的女性深深為當時的婚姻制度所制約。即使百般不如意,七巧還是必須接受這樁家人為她決定的婚姻,且一旦步入婚姻,女人的一生似乎就與夫家息息相關,註定有個結局,再沒有轉圜的餘地。

 

再是「階級的鎖」,從篇頭婢女們的對話即可發現,因七巧的出生不如人,連下人也瞧不起她,在言語中對她種種譏諷;妯娌間也是如此,出生較高貴的大奶奶與三奶奶,雖不在言語中對七巧冷嘲熱諷,但明顯的冷淡與疏離,卻是如一把無形的劍,比言語更為傷人。

 

還有「感情的鎖」,十幾歲的少女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紀,對愛情自然多有嚮往,七巧卻必須因利益被強迫嫁入姜家,嫁給一個半身不遂如同活死人般的男人,那對感情的七彩幻想,也因此蒙上厚厚一層塵埃。季澤於她,正如同一絲曙光般,帶給七巧一絲對愛情的渴望,然而隨著季澤的拒絕,分家之後的決裂,七巧心中那唯一美好的地方也死去,感情無從宣洩的她,只能將之投射到她生命中剩下的唯一一個男人—兒子長白,更因對兒子這種病態的情感,造成兒子與媳婦兩人的婚姻生活也不甚圓滿。

 

最後,是七巧「個性的鎖」,據她嫂嫂所說:「我們這位姑奶奶怎麼換了個人?沒出嫁的時候不過要強些,嘴頭上瑣碎些,就連後來我們去瞧她,雖是比前暴躁些,也還有個分寸,不似如今瘋瘋傻傻,說話有一句沒一句,就沒一點兒得人心的地方。"」我們可得知七巧本是性格較剛烈之人,而在婚姻、家庭、感情上的種種折磨,更觸發七巧內心深處的自卑,自卑更是她對金錢貪戀的引爆點,種種不如意、孤獨、衝突、悔恨,悲劇的色彩交織成了七巧被鎖禁錮的一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talia 的頭像
Natalia

33 say

Nata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